後來
劇團越來愈多人加入
有一場戲,是演攤官污吏的所作所為,在場的貪臣,無不嚇的渾身顫抖,演到一半,燕山君一時興起加入演出,
嚇得長生有點不知如何應付,但他還是冷靜的演完,最後歡慶的戲中,王開心的不得了,遂幫臣子斟酒,
王看到臣子各各面有難色,坐立不安,於是逐漸問到"是不是戳到痛處了?""聽說你家夜夜笙歌,是不是?"
大臣逐一否認,問到一位尹判事時,尹判事嚇到說不出話,手中的酒杯掉落,燕山君於是知道他就是戲中的貪官之一,
當場發怒,抄他家,還把他手指剁下來要讓大臣之間傳看,
王也越來越喜歡孔吉,每次都把孔吉單獨召見,孔吉第一次被召見時,完全依照處善大人跟他講的話與王對話
王像招小狗一樣想要孔吉更靠近他些,孔吉也小心翼翼的移動,後來應為死板板的對話衍伸一些笑話,
孔吉後來就演掌中戲給王看,那兩個小人偶,一個是戴長生的面具,一個是戴孔吉的面具,孔吉演兩個人相惜相鄰的感覺,
王看了把長生的人偶搶過來,也想要玩玩看.
隨著被招建的次數越來越多,長生心中很不滿,於是想要離開宮裡,
有一天長生告訴孔吉他的想法,孔吉說"好,等我們演完這場戲就走"此時處善大人要他們演的是後宮內爭的劇本,
殊不知,那個戲碼剛好跟燕山君生母的死有關
那天,有兩個人演在後宮說燕山君生母尹式壞話的妃子,台上的兩位先王的妃子看了也膽戰心驚,
他們覺得那兩個角色就是指他們兩個人,但他們想"有仁粹太后在應該不會有問題吧"
戲台上的劇情,已經到了尹式被賜毒酒的那一段,尹式喝玩毒酒後倒下時,王再也忍不住,
衝到台下,抱著飾演尹式的孔吉喊著"母后,母后,你不會死的"
台上的兩個妃子看事情不妙準備離開時,被王發現了
王非常生氣,衝上去把他們兩個一把抓住,甩到台下
對他們吼道"就是你們兩個!就是你們兩個害死我母后!"
仁粹太后要阻止他,但王也把太后一把推開,太后倒地不起
王拔出身邊侍衛的佩劍,先朝向一個妃子刺過去,再刺死另一個,妃子的聲音傳片全場
仁粹太后也應受不了刺激,當場死去(當然歷史上並不是這樣...)

戲子們回到喜樂宮(他們住的地方)
六甲忍不住說"為什麼我們每次演戲都有人死啊?"
也覺得是應該離開的時候了
此時,孔吉又被王召見,王賜他四品官,正當王幫他披上衣服時,綠水衝進來
他故意把孔吉的衣服扒光,想要羞辱他,卻被王拖出去門外,
等到孔吉回到喜樂宮時,戲子們都已經把行李搬好了,準備要離開,
長生看到孔吉身上的官服,真的很不悅,但他還是決定要離開,
孔吉從行李堆中拿出一把劍,擋在長生面前,求他不要走,長生只是把他的劍奪下來,對著東西亂砍一番
他認為孔吉迷戀官位,不想離去
但後來長生還是留下來了(記憶有點小模糊...有點忘記前因後果了)
王為了要慶祝孔吉新任官職,即使在國喪期間,也堅持要辦宴會,此時有大臣建議說"不如來辦狩獵大會?"
大臣想要讓戲班子扮演動物,箭用布包起來,不會射死人,但真正的目的是要暗中殺死孔吉,所以有留幾隻真正的箭
當天,一開始都OK,唯獨長生不見人影,那三個於是偷偷把孔吉找來,跟他說他們找不到長生,(之前孔吉已經算官了,不用演動物)
那些大臣見有機可乘,就立刻用箭射向孔吉,孔吉只能不停的逃,長生正在屋頂上睡覺,他發現孔極有危險時,有跟著追過去
到了竹林,孔吉已無路可去,還被馬甩下來,其中一個大臣正要放箭射孔吉時,長生把他撲倒在地上,另一個大臣則趁機把箭射向孔吉,
六甲以肉身幫孔吉擋箭,受重傷,王此時也感到,解決掉另一個臣子,六甲此時已流血過多,死了,戲班的人都非常悲痛
回到宮中,把六甲的屍體抬到宮外時,七德則幫他帶上他們之前為了扮動物而準備的面具,讓六甲可以以戲子的身分走完人生,
孔吉十分的悲痛,王想要逗他笑,把弓箭拿給他,並把手張開對他說"來啊,來射我啊"但孔吉已悲痛的不能言語.
此時有一個侍女進來,王一把抓住他說"那你射他好了,射啊!"孔吉沒辦法,最後他把箭射到靠近王的柱子上,然後暈倒在地
王嚇到了,後來他用頭撞了孔吉三下(有人說這算是磕頭禮),情不自禁吻了孔吉
喜樂宮中,七德跟八福都很難過,他們後悔沒有早點離開這邊,此時此刻,他們都要離開了
(待續)~綠水陰謀篇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渢伊 的頭像
渢伊

On the sunshine

渢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